♡血公子♡

梦想不怕等待,青春不会留白。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笙:







  八     灭了万毒门的血公子和小师弟




鬼厉半夜潜入万毒门在空桑山的据点,在探清结构后,鬼厉有了猜测,秦无炎的师父毒神果然在空桑山里炼毒。




而那些红蜻蜓,就是给他找灵力的东西。




现在单凭他一人,只能解决万毒门的毒神,而毒神打不过指不定会跑,反而会放虎归山。




秦无炎说要投奔鬼王宗,但现在他意向不明,反而会坏事。金瓶儿虽说帮助他,可人手还是不够,看样子是要回鬼王宗了。鬼厉想。
    




小弟子有三天没见到血公子了。




坐在后院,小弟子无聊的拿着烧火棍。




“你说,鬼厉他去哪了呢?”小弟子自言自语。“小凡,陆师姐传来消息,说万毒门在空桑山炼毒。”




林惊羽走了过来,“我们要马上启程去万毒门。”




“哦。”小弟子点点头,有场仗要打,可不能掉以轻心。鬼厉带着鬼王宗弟子,静候在万毒门据点附近。




“鬼厉,这场仗,你觉得有多少胜率。”青龙笑。“且不说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八十。”




鬼厉冷笑,“正派弟子会比我们先去。到时候我们直接追杀毒神那个老毒物就行了。”
   




毒神被正派追杀到了渝都城门口。




小弟子一人守在城门口。




“该死!”毒神被林惊羽等人重创,现在的法力恐怕不及小弟子。




小弟子看见毒神,祭出手里的烧火棍。




“少侠饶命!”毒神不得已只得为自己求饶。




“你作恶多端,是时候该去死了。”




小弟子还没开口,鬼厉噬魂棒一记重击,毒神吐出一口鲜血。




“万毒门也要消失了。”鬼厉笑,只是那笑容里夹杂着一丝嗜血,一丝狠戾。




小弟子自然没见过这样的血公子的,心里不免有一些失措。




“七宝。”鬼厉将小弟子挡在身后,“场面有些血腥,别看。”




小弟子闭上眼睛。




只听见对面毒神的惨叫声,不自觉的抓紧鬼厉的袍子。




鬼厉察觉到身后人的紧张,加快了速度。




“鬼厉……你不得好死……”毒神面容狰狞。




“可您比我先走啊。”鬼厉冷笑。




毒神死在了噬魂棒下。




鬼厉捂着小弟子的眼睛离开现场。




“七宝,你害怕这样的我吗?”带着小弟子回了自己住的客栈,血公子看着小弟子的眼睛。




但凡谁遇到这样的事,说不怕是假的。




小弟子点点头。




“我不会伤害你的,七宝。”鬼厉将小弟子抱进怀里,“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小弟子把头埋进鬼厉怀里,“厉哥哥……”




“七宝,你最近怎么不叫我的名字了?”鬼厉笑。




小弟子红了脸,“还不是怕惊羽他们伤害你啊。”




“谢谢七宝。”鬼厉亲了亲小弟子的额角。




小弟子埋头埋的更深了,鬼厉只能看见小弟子头顶的发髻。




“七宝,什么时候回青云。”沉默好久,鬼厉才开口。




“不知道。”小弟子抬起头,仰头对上鬼厉的眸子。




那里面,有温柔,有疼惜。




鬼厉看着小弟子抬起的脑袋,那一双眼睛里还有刚刚的惊慌。




鬼厉轻轻啄了啄小弟子的嘴唇,“七宝,别这么看我。”鬼厉哑着嗓子。




小弟子好不容易降下去的脸,又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血公子嘴角满意的勾起一丝弧度。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笙:







 七    嗯,血公子吃醋了




   鬼厉没想到,万毒门的毒公子居然在城主府当差。




“这不是血公子吗?”秦无炎笑,“真是好久不见呢。”




鬼厉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恐怕血公子到这渝都来,是为了黑心老人的天书吧。”秦无炎笑,眉眼间带着一些算计。




“秦无炎,你那老毒物师父在空桑山炼制毒物吧。”鬼厉冷笑,“不然空桑山里怎么会有红蜻蜓和红花。”




秦无炎脸色毫无变化,“师父在哪我不知道。”




“厉哥哥,你去哪了。”小弟子端着刚做好的包子,到处找鬼厉。




鬼厉蹙了蹙眉。“厉哥哥,原来你在这啊。”小弟子看见秦无炎和鬼厉,“颜护卫也在啊。”说完,走向鬼厉。




“厉哥哥,你尝尝刚刚做好的包子。”小弟子扬了扬手里的盘子。




鬼厉本想带着小弟子快速离开,小弟子倒是像和秦无炎很熟的样子,站在他身边,和秦无炎谈笑风生。




“颜护卫,今日不用去巡城吗?”




“今日倒是不用,不知张公子有什么事?”




“倒也没有什么事……”




血公子看着小弟子和秦无炎谈笑风生的样子,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在一旁谈笑风生的小弟子很明显没有看到鬼厉拉下的黑脸。




“颜护卫……”话没说完,小弟子就被鬼厉拉走了。




“厉哥哥,你干嘛!”小弟子一手端着盘子,一手被鬼厉捏住手腕,“你干什么啊?”




鬼厉下手不敢太重,又能让小弟子挣不开他的手。




“厉哥哥!”小弟子被鬼厉拉回他自己的房间。




“……”回房间的路上,鬼厉都是黑着一张脸。




回到房间,小弟子手上的东西被鬼厉抽离,被抵在门上。鬼厉喘着粗气,“七宝。”




“啊?”小弟子条件反射的答应。




“不准和那个颜烈有任何来往。”鬼厉眼里布满血丝,“他不是什么好人。”




“颜护卫人很好啊,他还帮我们调查空桑山的事。”小弟子看着鬼厉的眼睛,血丝让小弟子心里不安。




鬼厉无言。




小弟子看着鬼厉,“厉哥哥,你刚刚是吃……”醋字还没说出来,小弟子就被血公子堵住了嘴。




血公子狠狠地啃咬着小弟子的唇,“我就是吃醋了。”鬼厉道。说完又啃了上去。




小弟子双手被鬼厉钳制住使不上劲,再加上鬼厉啃咬,嘴唇有些隐隐作痛。




“厉哥哥……”小弟子泪眼汪汪。




血公子泄了气。




看着小弟子红肿的嘴唇,鬼厉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千百遍。




“七宝,对不起。”鬼厉轻抚小弟子的嘴,“疼吗?”小弟子摇摇头。




“解气了?”察觉到小弟子的语气不善,血公子赔笑,“七宝,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要。”小弟子坐在床沿上。




“七宝,别生气了。”鬼厉哄着小弟子,“我知道是我不好。”




“你还知道是你不好啊。”小弟子哭丧着脸,“待会惊羽他们看见了,我该怎么说啊。”




“这个好办。”鬼厉想了想,“你就说,自己一不小心吃了一个很辣的辣椒。”




“是有多不小心才会被辣成这样。”小弟子白了一眼鬼厉。




“没关系。林惊羽他们不会怀疑什么的。”鬼厉笑。




小弟子肿着嘴去了大厅议事,林惊羽先是问了问他的嘴,小弟子说原因,曾书书提醒他还是不要吃太多辣。




这一关算是侥幸过了。




鬼厉这次才算初尝了甜头,吃到了小包子。




想想,鬼厉把刚刚小弟子和秦无炎谈笑风生的事自动忽略了。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笙:







六   渝都城里的小弟子和血公子




对于只去过青云山下的河阳县的小弟子来说,渝都是真的大。




“哇……”小弟子一脸好奇的看着两旁的店铺。




“七宝,你慢点。”鬼厉跟在小弟子身后,“渝都大着呢。”




“厉哥哥,我真的没想到能下山来看看呐。”小弟子笑,“山下果然比山上好啊。”




早在小弟子下山之前,鬼厉就走遍了渝都,轻车熟路的带着小弟子逛集市。




“七宝,你说,以后我们摒弃那些正道魔教,在这安身好吗?”鬼厉拉着小弟子的手,笑。




“好啊好啊。”小弟子点头,“到时候我就开个包子铺,你就给我卖包子。”说完看着鬼厉。




“好,都听你的。”鬼厉笑,“你做包子,我就吃包子。”




“……”鬼厉成功的接收到了来自小弟子的一个白眼。




“有错吗?”鬼厉笑的慈祥。




“没错。”小弟子无奈,“你开心就好。”




鬼厉摸了摸小弟子的头,“阿七,你好像长高了。”




“真的吗真的吗?”小弟子一脸兴奋。




“嗯。”鬼厉迷之微笑,“假的。”




小弟子:“……”
     
鬼厉到渝都,其实有个任务。




找到炼血堂黑心老人的滴血洞,顺便铲除万毒门。比小弟子先到的血公子,没有找到滴血洞在哪。




鬼厉有些失去耐心了。




“七宝,你有没有什么爱吃的。”鬼厉突然问道。




“没有。”小弟子摇摇头,“你要给我做吗?”小弟子一脸期待。




“不会。”鬼厉笑。




小弟子气,甩开鬼厉拉着他的手,气嘟嘟的走了。




“七宝,七宝,等等我。”鬼厉无奈,笑着追了上去。
    




魔教有三公子。鬼王宗血公子鬼厉,合欢派妙公子金瓶儿,万毒门毒公子秦无炎。




秦无炎来鬼王宗串门时,鬼厉曾见过他。




那是一个长相俊美而浑身充满心机的男人。




鬼厉自是不喜他的。




这次铲除万毒门的提议就是青龙提出的




他说毒公子早就有叛变之心,想进入鬼王宗。




而鬼王正找不到机会铲除万毒门,此刻更是一个好机会。




鬼厉倒是无所谓,他认为,现在炼血堂灭了,万毒门和长生堂最近又没有策反之心,而合欢派只是一介女流,还要依附鬼王宗。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能早灭掉一个门派,对以后都构不成威胁。鬼厉想。
    
“好了,厉哥哥回去吧。”小弟子看着门外的血公子。




“好。”鬼厉笑,“我看着你进去。”和曾书书下山果然有好处,小弟子自然入住了城主府。




来渝都之前,鬼厉就调查了渝都城城主,是曾书书的外公。




虽说年纪一大把,把渝都管理的井井有条。




“要我送你进去吗?”鬼厉无奈,“送你进去吧。”




“好啊。”小弟子欣喜,又跑了出来,拉着鬼厉。




“好了,七宝。”鬼厉捏了捏小弟子的包子脸,“快进去吧。我还有事要处理一下呢。”




“那好吧。”小弟子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失望。




“……”鬼厉知道,小弟子今天是铁定了心让自己送他进去。




“好好好。”鬼厉只好依着小弟子。




“七宝,你说我是不是太宠你了。”鬼厉看着小弟子的眼睛,那里面有一丝得逞。




“没有。”小弟子一口回绝。鬼厉揉了揉小弟子的头,“罢了罢了。”




“厉哥哥,你说你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呀?”小弟子扬起头。




“因为我喜欢你呀。”鬼厉笑道。




小弟子笑,“厉哥哥,我也喜欢你。”




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小弟子想。
   




鬼厉去了锦绣坊。




“稀客啊。”金瓶儿啜了一口茶,看着面前的鬼厉 。




“我还说,妙公子怎么不在逍遥涧,会去哪呢。”鬼厉自顾自的坐在金瓶儿对面,倒了一杯茶,放在自己面前,“原来是到这渝都城来了。”




“血公子有话直说。”金瓶儿实在受不了鬼厉这番,道。




“还是妙公子坦率。”鬼厉抬眼,“滴血洞在哪。”




“我也不知道。”金瓶儿摇头,“只知道空桑山里有红色的蜻蜓和一种红色的花。”




“我知道了。”鬼厉放下茶杯,站起身,“我希望你能帮助鬼王宗消灭长生堂和万毒门。”




“鬼王倒是迫不及待。”金瓶儿笑,“不知道我合欢派能存在多久了。”




“此事若成,我便保你合欢派。”鬼厉道。




“有血公子担保,那我就放心了。”金瓶儿笑,“还望血公子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鬼厉瞥了金瓶儿一眼,离开了。
  
入夜,小弟子躺在床上,久久睡不着。




血公子来的时候小弟子还睁着一双大眼睛。




“怎么了,认床啊。”鬼厉坐在床边。




小弟子摇摇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鬼厉和衣躺下,替小弟子盖好被子。




“七宝,能给我讲讲你以前在大竹峰的事儿吗?”鬼厉侧过身,看着小弟子。




“好啊好啊。”小弟子兴奋,“我啊,也许是资质愚钝吧,怎么学也学不会青云的法术,所以师父一直对我很严厉……”




聊了好久,小弟子才有了困意。




鬼厉看着他入睡,又坐起身来,起身离开。




“厉哥哥,你对我真好。”临走前,血公子听见小弟子说梦话。血公子笑,又走回床边,俯下身,轻轻啄了啄小弟子的嘴唇,“七宝,好梦。”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笙:







  五   要下山的小弟子很开心




 年老大因为太过于信任鬼厉,派出所有弟子攻打狐岐山,就等鬼厉回来。




“万厉,你待会便随我杀上山,灭了鬼王宗。”年老大喝了一口酒。




“是。”鬼厉毕恭毕敬的点点头。




等到已经到了山上的弟子发出信号,年老大带着鬼厉上了狐岐山。




在看到鬼王和青龙被绑在一起,年老大满意的点了点头。




鬼厉看了一眼,便知道那不是真正的鬼王和青龙。




“万厉,你说那鬼王和青龙时常刁难于你,今日,你便让他们两个死在这炼血堂吧。”年老大狂妄自大的看着所谓的青龙和鬼王。




“想不到炼血堂堂主,也会有如此狂妄自大的时候。”鬼厉走到那两个替身身边,笑。




“想要把你炼血堂堂主请过来可真的不容易。”青龙一脚从门外踏了进来,“本是同根生,堂主又何必相煎何太急呢。”




“青龙!”年老大此时才知道自己中了计。




“鬼厉,你还没告诉他我们的计划吗?”青龙笑。




年老大听闻,脸色煞白,“血公子鬼厉!”




“正是在下。”鬼厉微微一笑,“有劳前辈这几天对小辈的关心了。可惜,你要死了。”




语毕,手里的噬魂倒是迫不及待,发出妖冶的红光。
    
江湖传闻,血公子一招致胜,且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有人说,他过之处,必将血流成河。




“简直胡说八道!”小弟子拍了拍桌子。




“小凡,你怎么啦!”师姐田灵儿奇怪的看着小弟子,




刚刚是在给他讲魔教三公子之一的血公子的事啊,怎么突然生气了。




“没,没事。”小弟子发现自己失了礼貌,道。




“是不是上次陆雪琪打你的伤还没好,有后遗症啊。”田灵儿转着圈看着小弟子。




“没有,师姐。”小弟子无奈,又想了想,“师姐,那个血公子他,真的有那么狠吗?”




“他可是鬼王宗的血公子啊。你想想,魔教妖人什么事做不出来。”田灵儿道,“他们做的可都是伤天害理的事。”




“……”小弟子有一瞬间的失神。伤天害理吗?你有做过吗?




“小凡,你今天怎么了,老是发呆。”田灵儿奇怪。




“没事。”小弟子笑,“师姐,饿了吗?饭马上就好了。”




小弟子在七脉会武里和陆雪琪平局,于是出现了两个第三。而青云门有一项规则,七脉会武排名前四的弟子,会获得伏龙鼎里的青云功法,并且有下山历练的机会。




知道能下山历练的小弟子开心的不得了,因为有个人不用再偷偷的溜上青云山来找他了。




说起来,血公子已经好久都没来看过他了。




“小凡,想什么呐。”旁边的六师兄推了推小弟子。




“六师兄。”小弟子回神。




“在想什么呢?”杜必书笑,“说出来给师兄听听。”




“没什么。”小弟子夹了一夹菜,狼吞虎咽的吃完碗里的饭,“我吃饱了,师兄。”




“小凡?”杜必书奇怪,这孩子平时吃那么多的,今天吃的怎么这么少。
    
小弟子去了竹林。




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都没活动身体。




“伤才好就准备跃跃欲试啊。”小弟子转过头,便被拥入一个怀抱。




“鬼厉。”小弟子吸吸鼻子,“你好久都没来了。说好的要给我加油的。”




“对不起,七宝。”鬼厉拍拍小弟子的背,“炼血堂最近蠢蠢欲动,我不得不去铲除炼血堂。七宝,你最后一天比试的时候,我是来了的。”




“难怪烧火棍会发光。”小弟子恍然大悟。




“打赢了吗?”鬼厉笑。




“没有,平局。”小弟子摇摇头,“陆师姐和我都受了很重的伤。”




“你是不是能下山了。”鬼厉突然想起来。




小弟子兴奋的点点头,离开鬼厉的怀抱,“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呢。我下山以后,你就不用天天上青云山了。”




天天?好像也不是吧。鬼厉想,倒也作罢。




“是啊,我家阿七长大了,是时候该下山历练了。”鬼厉笑。




“你明明只比我大一岁,为何总是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小弟子嘟嘟嘴。




“七宝宝,比你大一岁也是大啊。”鬼厉最爱逗小凡,每次看到小凡恼羞成怒的样子觉得莫名心安。




“喂,想什么呢!”小弟子看着鬼厉一脸满足的表情,“你又想欺负我!”




“没有没有。”鬼厉笑,“我家七宝宝那么可爱,我怎么会舍得欺负你呢对不对。”




小弟子冷哼了一声,砍竹子去了。
    




鬼厉看着不远处小弟子砍竹子的背影,嘴角噙着一丝笑。




小弟子看着断了的黑竹,有点惊讶自己的进境怎么如此快。




“鬼厉,你快过来!”朝着身后坐在石头上的鬼厉挥挥手,小弟子蹲在倒下的黑竹面前。




“怎么啦?”鬼厉走了过来,仗着身高优势倚着小弟子的身体。




“你看我最近进境是不是很快啊。今天这么快就砍倒一根黑竹了。”小弟子倒也不介意,指着黑竹断掉的地方。




鬼厉象征性的点点头。




“喂,鬼厉,你说话啊。”小弟子仰着头,鬼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七宝,你长得真好看。”鬼厉笑。




“你又逗我!”小弟子气愤的推开鬼厉,站起身拍了拍衣摆上的落叶,拿着刀砍另一棵竹子去了。




鬼厉跟在他身后,“七宝,你真的很好看。”鬼厉笑,“你说你要是个女孩多好。”




说出来的话让小弟子甩了一个白眼给他。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鬼厉在一旁笑,“七宝什么时候下山。”




“不知道。”小弟子摇摇头,“大概快了吧。”




“七宝,别砍了,你伤才好,不应该剧烈运动的。”




鬼厉走上前拉住小弟子拿刀的手。




小弟子听话的放下手里的刀。




“鬼厉,我师姐说,魔教三公子之一的血公子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可我看着你不像啊。”小弟子好奇的看着鬼厉。




鬼厉笑,“七宝,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你的三哥哥。”




“你才不是我的哥哥呢。”小弟子鼓起包子脸,“只知道欺负我。”




“时间还长着呢,以后我再慢慢欺负你。”鬼厉凑近小弟子的耳朵,道。




小弟子打了个冷颤,“好了好了,厉哥哥,你快回去吧。这是我今天给你做的绿豆糕,你带走吧。”




小弟子将鬼厉推离自己身边,从怀里拿出方块。鬼厉笑着接过小弟子手里的东西,“我走啦。”




说罢,转身离开。




小弟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厉哥哥,终有一天,我们会兵戎相见的。”
     
七宝宝,不管以后路多长,有多少艰难险阻在前面。没关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也绝不会还手。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笙:







四  七脉会武(下)




鬼厉本想等到了狐岐山再动手的。




可是看着天空渐渐蒙蒙亮,年老大的心情也越来越兴奋,只好准备提前下手。




“万厉,这次如果一举攻下狐岐山,我便让你做我炼血堂的副堂主。”年老大笑。




“多谢堂主赏识。”鬼厉也笑。




只不过怕你到不了那个时候了。鬼厉想。
    
最后一天的比试是张小凡对阵陆雪琪。




陆雪琪是青云门数一数二的美女。




面若冰霜依然挡不住她那股与生俱来的仙气。




曾书书在彭昌受伤以后碍于父命一直没能与小弟子说上一句话。




看到小弟子身上有伤还要参战,当下决定去找了田不易。




“田师叔,小凡他还有伤在身,为什么不让他多休息两天!”曾书书向来是有话直说,毫不避讳。




田不易瞥了他一眼,“曾师侄,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曾书书吃瘪,“虽然小凡打伤了彭师兄,可是我看他也受了不小的伤,怎么能让他轻易出战呢!”




“书书,我没事。”小弟子走过来,“我的伤已经好多了。”




“去吧,小凡。”田不易道。




“是,师父。”小弟子点点头,踏上了擂台。




“诶,小凡……”对面可是我家亲亲雪琪啊……




曾书书只好一脸悲壮的表情看着擂台上的小弟子。
    




血公子偷偷溜出炼血堂驻扎在狐岐山下的阵营,化作青云弟子溜进青云门。




“张师弟,我不会像彭昌师兄那样手下留情的。”陆雪琪手里拿着天琊剑,剑气逼人。




“陆师姐不用手下留情。”小弟子一脸视死如归。




“七宝!”鬼厉心下一惊。像是感应到血公子在这附近,烧火棍的棍头闪烁着蓝光。




小弟子四周望了望,没看到鬼厉那披着黑色袍子的身影,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张师弟,接招吧。”陆雪琪祭出天琊剑,剑尖直指张小凡。




“陆师姐,承让。”小弟子祭出烧火棍。




鬼厉紧握手里的噬魂,生怕自己忍不住就冲了上去。




小弟子脸色苍白,上次的伤还没有好透,这次更是伤上加伤。




小弟子入了心魔,杀红了眼。




在心魔制造的幻境里,陆雪琪看到了年幼的他,在一夜之间丧失了所有的亲人。




“你在默默承受很多事,对吗?”陆雪琪道。




“也不算吧。”站在他身旁的小弟子笑了笑,“我还有师父师娘和师兄师姐疼爱呢。”




“张师弟,既然如此,为何不醒过来。”陆雪琪看着他。




“从一开始进青云门,我就知道,自己资质愚钝,学不到惊羽那么精湛的法术。”张小凡脸上有着凄凉的面色。




陆雪琪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师姐,我如果入了心魔不肯出来,你就杀了我吧。”小弟子道。




鬼厉将内心的不安强行压下,看着两个人不动的身影,便知道,小弟子入心魔了。
     
“小凡,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一个人不替你伤心难过。也有人疼爱你,照顾你,任由你撒娇,你想想他们啊。”陆雪琪举着天琊剑,对面站着入了魔的张小凡。




小弟子像是想起谁一样,突然愣住了。




陆雪琪见有机可乘,使出神剑御雷真决,重创张小凡的心魔。




与此同时,天琊剑和烧火棍也慢慢分开。张小凡吐出一口血,倒了下去,烧火棍彻底和天琊剑分开。




与此同时,陆雪琪也因伤势太重,陷入昏迷。




两人平局。




鬼厉狠下心,转身走了。




他是时候回狐岐山,铲除炼血堂了。




鬼厉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十    偷偷潜入鬼王宗的小弟子







   
鬼厉在床上躺了几天后,身体渐渐开始好了起来。




鬼厉下床的时候幽姬和鬼先生寸步不离。




鬼先生恐怕是鬼王安排,而幽姬则是出于真正的关心。




“幽姨,不用那么费心的。”鬼厉看着幽姬一脸心疼。




“厉儿,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要太着急了。”幽姬道。




“幽姨,我真的没事。”鬼厉无奈,动了动自己的胳膊,“你看,我这不是能动了吗?”




“鬼厉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体内的气息紊乱,还是需要好生休养才是。”鬼先生道,“鬼厉,你体内的天书可有异动?”




“没有。”鬼厉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很安分。”




鬼先生点点头,“那就好。”




“那你好好休息。”鬼先生和幽姬先后退了出去。




鬼王派了其他弟子去执行任务,空闲之余,来看了看他。




“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宗里就好好休息吧。”鬼王道。




鬼厉点点头。




鬼王走了出去。
      




小弟子下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偷偷潜入鬼王宗。




他不知道鬼王宗里有什么东西等他,只知道他要去见鬼厉,去见他的三哥哥。
     




鬼厉在等着鬼王离开鬼王宗后下了床。




“副宗主……”




“无妨。”鬼厉拦着过来的下属,“我只是想出去走走。”




下属只好允诺。




鬼厉走了出去。




小弟子穿着鬼王宗的衣服,混在小兵里。




鬼厉刚刚出来,就看见小弟子混在小兵里。




“你,过来。”鬼厉努力绷着一张严肃的脸,指了指东张西望的小弟子。




“副宗主。”小弟子看见鬼厉,忍住心里的雀跃。




鬼厉招了招手,小弟子就站在他身边。




鬼厉将小弟子带入房内。




“厉哥哥。”小弟子一进房里就扯下脸上的面罩,抱着鬼厉。




“你怎么来了,很危险的。”鬼厉被小弟子树袋熊似的抱着,无奈道。




“我想你。”小弟子抬起头,“我都回青云门十几天了,你都不来看我。”




“七宝,我受伤了。”鬼厉摸了摸小弟子的头。




小弟子听到鬼厉受伤的消息,赶紧从鬼厉身上下来,紧张的看着他,“你没事吧!”




“放心,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鬼厉笑,刮了刮小弟子的鼻子,“你看,我现在还能动呢。”




“你怎么受伤的?”小弟子扶着鬼厉坐在床边。




“我真的没事。”鬼厉无奈,“七宝,倒是你啊,怎么跑这来了,很危险的。”




“我下山了啊,调查鬼王宗。”小弟子道,“就顺便来看看你。”




“真的只是顺便?”鬼厉笑,“我怎么觉得你比幽姨还上心。”




“……”小弟子被戳穿,红了脸。




“你呀。”血公子无奈,将人儿拥入怀里,“七宝,你说我有一天要是死了怎么办呢?”




“瞎说什么呢。”小弟子抬眼,“不准你说这些话。”鬼厉笑。




小弟子看见血公子没有血色的脸,心疼的摸了摸。




“七宝?”鬼厉看着小弟子眼泪汪汪的,抓住在自己脸上乱摸的手,“我真的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你看你的脸都没有血色……”小弟子哭,“都怪我,我要是没有回青云,你就不会受伤了。”




“七宝。”鬼厉亲了亲小弟子的手,“你就算不回青云,也帮不上我什么忙。”




“……”小弟子抽回自己的手,白了一旁偷笑的血公子一眼。




“七宝,这次干嘛下山。”血公子笑。




“刚刚不是说了吗,调查鬼王宗。”小弟子摆着臭脸。




“好了。”鬼厉笑,“眼泪都没干呢,就摆臭脸。”




说完擦干小弟子还挂在脸上的眼泪,看着小弟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凑上去亲了亲小弟子的眼角。




“鬼厉。”门外有人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走了进来。“幽姨!”鬼厉见来人,将小弟子藏在身后。




幽姬像是没见到鬼厉身后的人,“来把药喝了。”将碗放在桌上,幽姬道。




“好。”鬼厉点点头,依旧不动。




“厉儿?”幽姬见他不动,奇怪。




“幽姨你先出去吧。”鬼厉道,“我会喝的。”




“那好吧。”幽姬点点头,“那你要趁热喝。”




“嗯。”鬼厉点点头。




幽姬走了。小弟子从血公子身后探出头,“走了?”




“走了。”鬼厉道,“帮我把桌上那碗药端过来。”




小弟子听话的端了过来。“喂我。”鬼厉笑。




“……”小弟子将碗放在鬼厉手上,坐在一旁。




“七宝你真是。”鬼厉摇摇头,拿过勺子自己喝了起来。




小弟子无趣,转过头看着鬼厉喝药。




也就只是十几日不见,鬼厉就已经瘦了好多了。




鬼厉看着小弟子,小弟子看着他,突然心生一个邪恶的计划。




鬼厉喝完最后一勺药,掰过小弟子的头,找准小弟子的嘴就吻了下去。




小弟子还处在懵懵懂懂的状态,被血公子强吻立马惊慌。




小弟子使劲推着血公子,血公子丝毫不动。




血公子钳制住小弟子的手,唇齿间还留着刚刚喝药苦涩的味道。




“厉哥哥,你别……”




“七宝宝,别说话!”
   




小弟子醒过来,坐在床边,也就只是腰酸背痛。




“……”小弟子看了眼一旁睡得香的鬼厉,抬脚踹了血公子一脚。




“你还没折腾够啊。”血公子醒了过来,笑。




“还说呢。”小弟子捂着腰,“明明是你瞎折腾好不好。”




血公子一脸坏笑,“猜对了七宝,我真的还没折腾够。”




“起开。”小弟子道,“就是你。”




“七宝,还疼吗?”鬼厉揉了揉小弟子的腰。




“你可以来试试。”小弟子又是一个白眼,“鬼厉,我已经不想给你白眼了。”




“好了好了。”血公子笑,“吃完包子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去,一边去。我要回去了。”小弟子站起身。




“我送你。”鬼厉穿好衣服,跟在小弟子身后。




“不用。”小弟子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能行。”




“那你自己小心。”鬼厉只好点头应允。




看着小弟子离去的背影,鬼厉倒是落得一身轻松。
    




小弟子潜入鬼王宗,不仅什么都没做,还把自己赔了进去。




鬼厉算是捡了个大便宜,笑的合不拢嘴。




       各位看官
       我爱你们ʕ๑•ɷ•๑ʔ❣









你是年少的欢喜

青木悬铃:

独爱血公子:



笙:







九  鬼王宗的血公子,大竹峰的小弟子




血公子对他的好小弟子都是知道的。




只是没看见过血公子杀人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不适。林惊羽见小弟子自从万毒门被灭,回来整个人都处在恍恍惚惚的状态,有些好奇小弟子经历了什么。




“小凡?”惊羽忙完了去了小弟子房间。




“惊羽。”小弟子抬头,看见林惊羽。




“你怎么了?万毒门被灭了你就一直恍恍惚惚的。”林惊羽坐了下来。




“没事。”小弟子摇摇头,“惊羽,你说,万毒门在空桑山里炼毒,是不是有什么意图啊?”




“听萧师兄说,万毒门是想复活兽神。”林惊羽道,“小凡,你那天不是等在城门口吗?你那个厉哥哥,没来帮你?”




“帮了。”小弟子噘噘嘴。




“那就好了。”林惊羽道,“空桑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小弟子一个激灵,抓着林惊羽的手,“那我们是要回青云了吗?”




“嗯。”林惊羽点头,“我们要回师门了。”




“哦。”小弟子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林惊羽并未察觉他的异样,“小凡,你晚上好好休息一下。”




“好。”小弟子点点头。




“七宝。”鬼厉走了进来,一身蓝衣倒不像平日里穿的那一身玄衣。




“厉哥哥。”小弟子见鬼厉进来,眼神一亮。




“万师兄。”林惊羽站起身,退了出去。




“七宝,怎么了?”鬼厉察觉到小弟子的异样。




“厉哥哥……”小弟子泪眼汪汪,“我要回青云了。”




鬼厉摸了摸小弟子的头,“没关系,我再去看你就好了啊。”




小弟子将头埋进鬼厉的怀里,蹭了他一衣襟的眼泪鼻涕,“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七宝,青云是养你的师门。”鬼厉无奈,“我都说了我会去看你的。”




小弟子不说话。




他不想回青云,他就想待在这个虽然爱逗他却也疼爱他的人身边。




“七宝。”鬼厉轻轻拍了拍小弟子的背,“乖。”




许是太累,小弟子在鬼厉怀里睡着了。




等到鬼厉发现时,怀里的人早就睡得不省人事了。
     




滴血洞是在小弟子走后被发现的。




鬼厉猜测了很多地方,唯一没怀疑过的就是城主府地下。




鬼厉独自下了滴血洞。




在鬼王那里习得天书总纲,找起天书来简直易如反掌。




在滴血洞里,鬼厉看到了黑心老人和金铃夫人的感情,也知道了复活兽神,将会使世界陷入黑暗里的危害。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鬼厉看着墙壁上的字,“什么意思。”




猛然间,墙壁上金光大作,鬼厉无奈只得闭上眼。




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暖流流进经脉,鬼厉知道是天书。




在滴血洞里,鬼厉在黑心老人和金铃夫人的遗体前发现了合欢铃。




鬼厉自然收起来,打算送给小弟子。




“黑心老人,你的遗愿,恐怕我是不会帮你实现了。”鬼厉冷笑。
    
小弟子在厨房做饭,师姐田灵儿坐在灶炉旁。




“小凡,这次下山有碰到那个杀人如麻的血公子吗?”田灵儿掏了个烤熟的番薯拿在手上。




“没有。”小弟子听到鬼厉的名号,愣了一下,道。




“那就好。”师姐松了一口气,“我告诉你啊,以后碰到那血公子啊,一定要离他远点。”




“我知道。”小弟子点点头,手上的动作却在加快。“我去找齐师兄了,午饭前会回来的。”




师姐拍了拍手,笑,转身走了。




小弟子叹口气,师父师娘去了通天峰议事,师姐才有这么大的胆子。




小弟子从山下回来,就心事重重,做什么事都不在意一样。




鬼厉若是在,一眼就知道小弟子在想什么。
     




鬼厉受伤了。




从滴血洞出来,就碰到了黑心老人当年豢养的魔物——黑水玄蛇。




那场恶战本应该是鬼厉赢,可嗜血珠像是感应到了昔日主人的气息,竟然开始不受控制。




导致鬼厉被黑水玄蛇击中,重伤昏迷。




幸好金瓶儿及时出现,打退黑水玄蛇,趁机救走重伤昏迷的鬼厉。
    




鬼厉醒过来,就看见那张布满皱纹的脸。




“爹。”鬼厉舔了舔嘴唇。




“你没事吧?好多了吗?”鬼王看着鬼厉醒过来,松了一口气。




“好多了。”鬼厉脸色苍白。




“那黑水玄蛇竟如此凶残,将你打成这样。”鬼王气愤道。




“无妨。”鬼厉道,“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要不要请鬼先生看看?”鬼王还是不放心。




“没关系。”鬼厉摇头。




从小到大受的伤还少了吗?鬼厉想。“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叫我。”鬼王叮嘱。




“我知道了。”鬼厉点点头。




鬼王走了。




幽姬走了过来,“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




“幽姨,我没事。”鬼厉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幽姬替鬼厉掖了掖被子,“你也别怪你爹,你爹他听见你受伤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我知道。”鬼厉点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看见疗伤的药好了没。”幽姬说完走了出去。




鬼厉闭着眼,脑子里想的全是小弟子的笑脸,哭脸,苦脸。




“七宝,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小弟子待在大竹峰的第十天。




“……”小弟子闷闷不乐的在后山砍竹子。




小灰在他旁边蹦蹦跳跳。




“小灰,你说,他为什么还不来啊?”小弟子坐在石墩上,小灰刚开了灵识,对很多事都很懵懵懂懂,听见小弟子说话,也只能呆呆的望着他。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小弟子叹气,只能把玩着手里的砍刀。




“小凡。”林惊羽到后山找小弟子。




“惊羽。”小弟子抬头。




小灰围着惊羽绕了几圈,跑开了。




“你在这干嘛呢?田师叔又罚你砍竹子吗?”林惊羽坐在小弟子身边。




“没有。”小弟子摇摇头,“我自己来砍竹子的。”




“小凡,萧师兄说,近日鬼王宗有所异动,我们要下山一趟了。”




说完小弟子眼睛一亮,“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就出发。”林惊羽道,“今日你好好休息。”




“好。”小弟子点点头,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林惊羽走了,小弟子送他离开后山。




小弟子看着天空。




鬼厉,不管你在干什么,我来了,来找你了。









手机可能中了归时雪的毒